塔羅SHINYU的空間

關於部落格
屬於塔羅。屬於Tarot。屬於「人類補完計畫」。屬於Human Instrumentality Project。屬於五芒星、聖盃、寶劍、生命樹。屬於SHINYU的空間。

  • 1281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什麼要算牌?!


直到有一日,我突然意識到——其實「為什麼要算牌」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就本質上來說,其實是由兩個問題所組成的——為什麼人要來算牌?我為什麼要幫人算牌?然後我開始走出迷惘的五里霧。
 
「算牌」這行為的發生,必然同時存在著「牌師」跟「算牌者」兩種身份的角色,否則算牌這件事不會成立。因此,當「為什麼要算牌」這個問題一成立,就一定存在兩個不同立場的角色對這問題的思考——為什麼算牌者要來算牌?而且為什麼牌師要幫人算牌?
 
你可能會問,如果自己幫自己算牌,哪來兩個不同立場的角色?
 
即使自己幫自己算牌,仍然存在著「牌師」與「算牌者」兩種身份的角色,只不過這兩種角色全由你自己一個人包辦。試著模擬一下自己幫自己算牌的情景吧。總是得自己先提出問題當個「算牌者」,然後你依照算牌步驟排列牌形後,還得自己當「牌師」來幫自己解牌。整個過程彷彿進行「自問自答」的活動,其中仍必然包含著「問」與「答」兩種角色與行為。
 
為什麼把這個問題細分為兩個問題的組成,突然就可以頓悟這個問題的解答?
 
道理其實很簡單,這兩個針對不同立場角色的問題通常會被拿來分別去詢問不同角色,譬如說「為什麼人要來算牌」這問題常被拿來問算牌者,「我為什麼要幫人算牌」這問題會被拿來問牌師,於是當事人依自己角色所處立場而有所闡釋,不會發生算牌者來回答牌師的問題,或者牌師得思考算牌者的問題。
 
但假設在自己幫自己算牌的情境中,自己既是算牌者也是牌師,如果不能將這問題很清楚當成兩個不同問題時,就很容易會發生「牌師得回答算牌者立場的問題」,及「算牌者得反應牌師立場的問題」的情況。因為這一個問題問了既是算牌者又是牌師的你自己,對你來說,你並未意識到你存有兩種不同角色立場於一身,於是在回答問題時就會發生兩個角色交錯替換回答的混亂。
 
以實例來說明,很清楚可以區別出問題所在。假設去問一般算牌者「為什麼你要來算牌」這個問題,得到的最普遍答案就是「趨吉避凶」,因為這是俗世人最關心的問題。不管你對這種心態認同與否,這都是世俗凡人最迫切希望得到的答案,於是當他來算牌時,渴望能獲得清晰的解答。
 
當然你可以鄙視厭惡這種非常功利的心態。身為一個牌師,你可以斷然拒絕這種世俗凡人的求助,因為這嚴重與你的信念不符,可能會玷污你在塔羅牌上的修行。但請注意一件事,當算牌者上門求助於你時,百分之九十的世俗凡人是把你當成是牌師,而不是人生導師。他們要的是你的塔羅牌預視,而非你的人生啟發。如果你這時扮演起人生導師,對算牌者傳達如何從算牌領悟人生真諦時,這當下你反而開始進行另一種形式的「干擾自由意志」——只要試圖說服別人,就是一種自由意志的妨礙。差別就只有程度的不同罷了。
 
所以當你鄙視厭惡算牌者趨吉避凶的功利心態,就直接以嚴正言詞素正他拒絕他就可,無須「以牌師身份去回答算牌者的問題」。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你該去回答的問題,那是身為算牌者,尤其是一般世俗型算牌者該去思索的問題。
 
相反的,身為牌師,你反而應該問自己另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幫人算牌」。
 
如果你鄙視厭惡算牌者趨吉避凶的功利心態,覺得這類人不值得你救助,那就請採用我上上段文字所描述的方法去對付。但如果你認為這類世俗人仍值得你伸出援手,就請發揮你身為牌師可以獲知塔羅牌預視的能力,將你所讀到的可能結果告訴算牌者,在他們煩惱世間俗不可耐瑣事而茫然無頭緒之際,或許可以提供他們一點幫助。對他們來說,他們所需要可能就僅是這些而已。(關於如何解讀塔羅牌預視,關於「實現諾言」等議題,將另闢新文章討論)
 
或許,在特殊情況下,這類世俗凡人經過這次幫助,突然進而思索他自己與命運間的關連,從此思索起人生更高層次的存在意涵,不再沈溺趨吉避凶的功利心態也說不定。人類不見得每個都是天資聰穎可以自我啟發,有時候這種循序漸進的頓悟才是一般人的進化常態。
 
另一種情況是,你幫自己算牌的既是牌師又是算牌者狀態。這種情形就更單純了。如果你鄙視厭惡趨吉避凶的心態,那你當然絕對不會以趨吉避凶的心態來算牌,你可能對探索生命成長與價值有高度興趣,於是你以算牌者的身份向塔羅牌問了這樣的問題,而透過塔羅牌,身為對探索生命價值有濃厚興趣的牌師的你,想必也能從塔羅牌裡讀到如何分析解構生命歷程的預視。
 
塔羅牌的預視功能本身是無意義的,讓它發生意義的也不是牌師,牌師只是將預視結果一五一十的解讀出來,真正讓預視功能發生效果產生意義的,還是在算牌者本身。
 
當塔羅牌預視未來的結果,那是提供「一種未來可能性的預知」。我在以前的文章寫過了,算塔羅牌最可貴之處就在於「提供一項參考供你選擇」,你可以憑自我意志選擇「讓它發生」或「不讓它發生」,不像其他算命篤定地告訴你幾歲,幾點幾分就一定會發生某事,這是「命」,它必然會發生。
 
而你最幸運的部分是,你透過塔羅牌的預視知道了某個選項的未來,你可以很明確判斷你喜歡或不喜歡,你願意或不願意,你想或不想去執行而遭遇這個未來,這是一個可供你自由選擇的選項。
 
這跟人定勝天無關,這跟趨吉避凶無關,這跟自我選擇有關,你思考過塔羅牌提供的選項,而這選項跟你曾思索獲得的眾多選項一樣,都是可供你參考而判斷的選項。最後你作了選擇,就讓塔羅牌的預視功能產生意義,無論你選擇了塔羅牌建議的選項,或你沒有選擇塔羅牌建議的選項。
 
如果你因為塔羅牌預視的建議而違背自我自由意志去選擇,那不過證實了你是個會因趨吉避凶效應而放棄自由意志的世俗凡人而已,屬於百分之九十的部分。而這百分之九十根本不在乎自由意志,或者說,他們根本放棄自由意志。
 
如果真的擁有自由意志的人,他一定很清楚塔羅牌預視能幫助他剝開原本因慾望俗念造成層層疊疊包裹的遮掩,導致藏起不見的問題核心,他不會被塔羅牌的預視所迷惑,更不會因為預視提供一個未來的選項而迷惘進而放棄自由意志去遵循,相反的,他會憑藉自由意志去控制運用塔羅牌的預視來協助看清更多虛幻假象,讓他更有機會看清楚生命本質。
 
算牌者有沒有自由意志,是否放棄自由意志,完全操之在算牌者的自由意志,跟牌師解牌無關,跟塔羅牌的預視也無關,這全是算牌者的自由選擇。
 
至於牌師是否聰明才智高過算牌者,牌師是否以預視者高姿態壓迫算牌者,甚至算牌者心中價值是否高於牌師的知覺,那都不重要。
 
牌師就只是將塔羅牌預視的結果解讀出來而已,相不相信這個選項、採不採行這個選項、有無自由意志去選擇,那全都是算牌者自己的功課。牌師一點都幫不上忙。或者更精準的說,算牌者要不要受牌師影響而去做決定,那都是算牌者的自由意志,不是受牌師所操弄。(除非牌師在解讀預視時加注了威嚇脅迫、誘騙欺瞞等不肖手段)
 
連最基本的問題——為什麼你要來算牌,都是算牌者你自己自由意志決定的;為什麼你要幫人算牌,這也是牌師你自己自由意志所決定。
 
算牌不僅提供命運的解讀,更可以提供生命另一面向的探知與思索,強者或許不會去算命,但強者可能可以透過算牌更清晰明白自己生存的價值。
 
當然,強者要不要運用塔羅牌這項工具,這還是端賴強者的自由意志。甚至強者想不想服務弱者,這都是強者的自由意志。
 
只是我常常在想,強者的誕生不是只有生來強者這種途徑,由弱轉強,也可能是強者變強的方式之一啊。當然,這又是弱者自由意志的另一種選擇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