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SHINYU的空間

關於部落格
屬於塔羅。屬於Tarot。屬於「人類補完計畫」。屬於Human Instrumentality Project。屬於五芒星、聖盃、寶劍、生命樹。屬於SHINYU的空間。

  • 1281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解一副牌需要的時間

 
學員C一臉狐疑,有點驚訝問:「怎麼可能?!每次我找朋友來給你算牌,大都花了一整個下午5、6個小時,也不過解答了5、6個問題,平均解一個問題需要花一個小時左右耶!現在20分鐘要如何講得完?!」
 
學員C的疑慮完全可以料想得到,她說的的確是之前曾發生過的事實。還有更誇張的一次,花了5個小時只解說了3個問題的紀錄。平均一個問題解說了快2個小時。而如今我說20分鐘可以服務完一位算牌者,她非常好奇到底要如何辦到。
 
直到11/22(六)在當代館第一次算牌當天,學員C終於明白如何20分鐘可以講說完一副牌。事實上,當天有不少算牌者在規定20分鐘內還問了兩個問題呢!而我30多年算牌經驗裡,還曾有次算盲牌被主辦單位要求「算牌數量要多」,不到8分鐘就可以算完一位!不過日後這單位再邀約,我都一概拒絕。
 
我並未因時間縮短還把該講解的牌義有任何刪減,相反的,這種簡單扼要的解牌方式往往是一般民眾最希望聽到的模式。
 
因為我只針對算牌者的問題講解塔羅牌透露出答案的重點!
 
牌形只有5張牌,答案重點全講完,絕對不會超過10分鐘,甚至還有時間可以跟算牌者閒話家常一番,讓他在洗牌時心情可以更平靜。
 
大部分算牌者急欲知道解答,在這種迫切心情的渴望下,他們想聽到簡明的答覆—YES or NO,而越簡明的答案就越能提供他們方向去判斷。相反的,講解得過久、說明得太長,算牌者聽到太多訊息,反而失去了重點,解牌完畢他們也忘了最起初的訊息是什麼。甚至還能發生聽錯話、搞錯意思的慘劇。
 
而學員C帶朋友來算牌,通常在之前會與之相互溝通,把自己切身體驗與朋友分享,讓算牌者達到充分瞭解的狀態下,他才會來到我面前算牌。這時候,算牌者對塔羅牌、對我、對環境、對算牌、對解說等細節都已經有了一番瞭解,甚至他對即將發問的問題都經過了審慎思索,自己又作了一次與自我心靈的溝通。
 
當這樣的算牌者來面我面前,他是作足了準備的,而在算牌時,我還能透過與之交談,問清楚一些細節來確認牌面多重意涵下的唯一解,於是在解牌時就能通曉牌形中5張牌面的細微處,仔仔細細傳達給算牌者。
 
就在算牌者事前作足準備,算牌中我得到充分資訊,於是就能夠把牌義完整地解說,而這種解說通常會花上一個小時。如果算牌者又從同個問題中產生其他延伸性問題,我又會再從細微處找出線索提供算牌者參考。這麼一來,解牌花上兩個小時乃是司空見慣,不足為奇。
 
但這完全不適用在當代館算盲牌的狀態。許多算牌者在部落格裡發現有算塔羅牌這麼有趣的活動就報了名,對塔羅牌缺乏基礎認知,而我們也無法在部落格把所有該準備的事項一一說明,而根據經驗,就算在部落格解釋清楚了,不見得算牌者能真正看懂,也無法確保算牌者真的會去做事前準備。譬如說許多算牌者現場才在問要如何洗牌,或思索該問什麼問題,而這些簡單注意事項都是學員C在部落格耗費心血仔細打字成文章再三說明,可惜讀完者有限。說句坦白話,這是算牌者錯失與塔羅牌認識的機會,說不定人生就只會出現這麼一次。日本人常說的「一期一會」就是這個道理。
 
解牌時間並無規定一定要多久,不能因為時間短就草草解說,也不能因為時間比較長就濫竽充數,胡謅亂講填滿時數。
 
坊間有不少塔羅牌算命師算命時是以「題數」來收費,也有以「解說時間」來計費,兩者沒有孰優孰劣的問題。但重點在於算牌者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心情來聽解說。
 
是抱著「給我一個『對與錯』、『好與壞』、『是與不是』答案」的心情呢,還是帶著一顆「嘗試瞭解自己心靈面對該問題真正反應」的態度呢,這才是選擇何種方式的關鍵。
 
所以當你在當代館算牌時曾感覺到時間不足以讓你問出細節,那就代表你已經脫離單純要YES or NO的階段。
 
或許這正是你該找牌師私下算牌的時機了。
 
這就是一個SIG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